手机站
手机求职更方便
微信
随时随地了解招聘动态
APP
消息即时反馈,找工作速度更快

春季跳槽看前景也看环境 下午茶也会成为加分项

创建时间:2018-03-26 作者:北京晚报

又到了“金三银四”跳槽季,拿完年终奖,不少人跃跃欲试,开始瞄准新工作,而他们的选择,也折射出当前职场行情变化的新趋向。

  曾经炙手可热的创业公司,如今有一些正面临人才流失严重的窘境;在年轻的90后职场新人眼中,一份精致可口的下午茶也会成为工作的加分项……

  案例

  创业公司终究只是“跳板”,目标还是瞄准大公司

  几天前,方磊拉上行李箱,赶赴深圳就职。作为新员工,他要在公司总部锻炼三个月。对于方磊来说,跳槽并不陌生。毕业不到五年,这已经是他的第四份工作。

  2013年,硕士毕业的他进入一家央企研究院,从事用户研究工作。正当他踌躇满志,准备大干一场时,却发现这里的工作闲到让人心发慌,“有时一两个月都没任何事情可做,每天去上班就是坐着玩电脑。”更让他失望的是,公司早已过了十多年前的黄金发展期,在薪资待遇上也失去了市场竞争力,“当时一起去的都是名校硕士博士,大家没干多久,就开始讨论要怎么跳槽。”

  经过反复斟酌,方磊还是决定在入职两年后递交辞呈,来到一家成立不久的教育O2O公司,“那段时间,正赶上互联网创业风口,O2O作为大热门,很容易拿到融资,招人的时候出手也大方。”

  尽管同样是做用户研究,但方磊切身感受到,创业公司的节奏与之前完全不同,“六七点下班不大可能,七八点走算比较早,九十点钟很正常,晚的话到一两点。我还算好的,一些技术岗的,三四点钟下班也有。”做了不到一年,方磊再次有了跳槽的想法,“事实证明,一些O2O纯粹是借势而生的伪需求,曾经承诺会给的期权迟迟没有兑现,况且我对家教不太感兴趣,觉得没有多少想象空间。”

  正当方磊纠结之时,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向他投来橄榄枝。“同样处在初创期,规模比之前那家还小,面试当场就给了offer(录用通知)。”相比之下,方磊认为这家公司可以让自己接触到更具发展前景的领域,便果断答应跳槽,“先做了半年的用户研究,后来公司迫于投资人压力,不得不进行业务调整,从刚开始的面向用户,转型为做各个行业大客户的智能项目。”

  在此过程中,方磊的岗位也随之变化,改做产品经理,“创业公司就是这样,公司本身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危机感都很强。”虽说没有立即就走的冲动,但方磊心里明白,创业公司终究只是“跳板”,自己的目标还是瞄准大公司。

  元旦过后,方磊在网站上更新了简历,很快便有猎头发来“情报”,“刚好是一直心仪的公司,也是做人工智能方面的产品经理,之前的经验可以派上用场。”经历了四轮面试后,方磊最终如愿以偿。

  “从业务上说,差别并不算大,只是要沟通的人和部门有很大不同。过去一个公司也就一两百人,互相都认识,有合作的话,在一个大办公室里走两步就能找对方聊聊,层级也没这么多。”面临新挑战的同时,方磊还觉察到,新公司的节奏同样紧张,“早上十点前过来,基本上一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。我刚来,手头项目还不多,晚上九点半走,其他人都还在忙。”

对工作环境要求很高,下午茶让人很开心

  半个月前,90后广州女孩程诺办完了离职手续,正式开启一段新的职业旅程。

  在很多人眼中,程诺此前的电视台工作已经足够光鲜,“家里人觉得,之前让我上大学、后来又出国,这么一路培养下来,最后能到这样的单位,可以算是很理想了。”

  不过,工作一年后,程诺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待在体制内,希望换个环境,“家人也挺支持,他们觉得我开心就好,不会太计较是不是在体制内,只关心是不是过得舒服。”

  除了在网上挂出自己的简历外,程诺没有刻意做什么准备,“很快有电话打来,说中关村这边有一家教育行业的公司在招主编,问我要不要看一看。我一听,职位和薪水好像都还不错的样子,就去试了试。”

  对于公司,程诺心里有一杆秆,“毕竟之前在的电视台比较大,换到这边,也想要个好一点的公司,起码应该是层次相当,不至于往下走。”

  在程诺看来,换工作的过程一点也不复杂,“这边的氛围很轻松,来了之后大家坐下来聊一聊,聊完就给了offer(录用通知),我当时还不确定去不去,就约好再找时间聊一下。”第二次来公司,程诺倍感惊喜,“没想到这边还很认真地专门为我做了份PPT,跟我仔细讲了这份工作具体要做什么,部门是怎样的,还有一些工作上的细节,我一看上司人这么好,还挺感动的。”

  程诺坦言,自己有些小洁癖,对工作环境要求很高,办公场所的舒适度也是自己考虑的一部分,“像现在这边,会有下午茶之类的安排,比如库尔勒香梨、草莓和蛋挞,都挺好吃的,会让人觉得很开心。”

  正式入职前,上司邀请程诺跟部门同事一起吃了顿见面饭,也令她对新公司的好感度倍增,“大家在北京工作都不容易,同事之间相处融洽还是挺重要的。”

  虽说相比起之前每周上四休三、中午才到单位的工作状态来说,这里朝九晚六的节奏要忙碌一些,但程诺并不介意,甚至周末也主动去公司加班,“这边有多劳多得的成分,待遇也要更好一些,做起来有动力。”

  至于未来的职业规划,程诺笑言只想“随心而遇”,“我其实是比较希望自己能出来创业的,我想过要做主持人,如果以后有这方面的机会,我可能还是会尝试。如果暂时不行的话,那就在这边继续做下去,应该也有往上走的可能性。”

  调研

  客服、设计和市场公关三岗位跳槽频率最高

  日前,智联招聘公布了《2018年春季白领跳槽指数调研报告》。从50837份有效问卷中可以看出,其中,12.9%的白领正在办理离职或入职手续,与往年同期结果相比,高于2017年春季的11.7%和2016年春季的11.4%。此外,56.7%的白领已更新简历,23.6%的白领表示有跳槽意向,暂时不想或肯定不会跳槽的白领仅占6.8%。

  如果将正在办理离职或入职手续和已更新简历均视为跳槽行动,那么,在跳槽大军中,80后和90后的行动比例最高,分别为70.3%和69.6%,60后的跳槽行动比例最低,为64.2%。从工作年限看,工作5到8年的人跳槽行动比例最高,达到72.5%。

  按企业类型来看,跳槽频率最低的为国企、机关事业单位白领,选择至今没跳过的分别达到41.1%和43.2%;民企的白领跳槽频率最高,3年内跳槽的比例达到59.3%。

  分行业看,传媒娱乐、文体教育和互联网跳槽频率最高,3年内跳槽一次的白领比例分别达到66.6%、63.8%和63.1%。分职业看,客服、设计和市场公关三个岗位的白领跳槽频率最高,3年内跳槽一次的分别为58.7%、66.1%和64%。

  对于目标工作,吸引白领加入的首要因素是薪酬和福利,其次是企业发展前景。为此,白领甚至愿意牺牲部分工作时间、工作兴趣以及通勤时间。

  从智联招聘追踪的37个全国大中城市来看,北京的白领跳槽行动比例排名第13,处于中上等。对比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,北京的白领跳槽意愿最高。在事业信心方面,北京地区有61.2%的白领表示非常有信心或有信心,信心指数为3.77,在37个主要城市中排名第5,排名较去年有所上升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方磊、程诺为化名)(记者 宗媛媛 插图 宋溪)

广告
一汽大众

新星宇

华图教育

国亚集团

新东方

修正药业

皓月集团

农夫山泉
全国免费服务热线
4006-321-555